《年少日记》:接受孩子的平庸有那么难吗?

AI影评2个月前更新 admin
32.4K 0
《年少日记》:接受孩子的平庸有那么难吗?
插图 | 鉴片工场 © 电影剧照
当郑自雄对儿子郑有杰说:“如果你不努力学习,你长大了是要去麦当劳还是肯德基工作?”

我心里一震,感到汗颜,因为我也曾对女儿说过类似的话。

在麦当劳或肯德基看到忙碌的服务员,在商场里看到默默擦拭的清洁工,在路上看到永远在赶时间的骑手,我内心对他们是充满敬意的,因为他们努力工作、辛苦赚钱——每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人民都值得尊敬。

但我也和千千万万的家长一样,希望孩子长大后能够从事体面的稳定的收入高的工作,而不是从事以上辛苦劳累、赚得不多而且朝不保夕的工作。

我也很清楚,这个世界上,体面的稳定的收入高的工作就那么多,大部分孩子长大后,都找不到这样的好工作。

就以正态分布来看,绝大部分的人都是普通人,精英是极少数,而绝大部分的家长都希望孩子成为精英。孩子“质量”的正态分布与家长期待的正态分布,是一个不可调和的悖论。

《年少日记》:接受孩子的平庸有那么难吗?

“孩子只要身体健康人格健全心理正常就好了。”很多父母会很“谦逊”地这么说。但他们的心里却还是想赢的。当然,经历现实的毒打或痛定思痛之后,有些家长确实是能够“躺平”的,但内心的不甘,永远不会消失。

接受孩子的普通乃至平庸真的有那么难吗?

作为过来人以及未来人,我认为这确实是摆在绝大部分家长面前的难题。

也许,在一次又一次的“拷问”中,在一次又一次的“印证”中,大部分家长最终会勉为其难地接受孩子的普通乃至平庸,但内心的小火苗仍然不时会借势蹿起。

郑自雄这样的来自普通家庭的成功人士,深知奋斗的艰苦,深知出人头地的艰难,他给孩子们提供了更好的条件,他很容易想当然地认为,孩子们没有理由偏离由他所创造的上升通道。

望子成龙这件事,“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——这是刻在他骨子里的“信念”。

“信念”是比期望更可怕的驱动力,它能够让施暴者把家庭暴力在家庭中在内心里“合法化”,一如那句“我是为你好”可以让“绑架”正当化。

郑自雄是家庭里的“暴君”,他的出发点是“让孩子拥有更美好的人生”,但他的“统治”却是毁灭性的。

事与愿违,是大部分望子成龙故事的真相。但我们仍然在代代相传这样的故事。

我虽然不打孩子,但作为父亲,我并不比郑自雄好多少,他内心的那位“暴君”,同样住在我的心里——如何和这位“暴君”相处,仍然是我余生中时刻都要面对的事情。

《年少日记》:接受孩子的平庸有那么难吗?

郑有俊,一个小时了了的孩子,一个别人家的孩子,未来的社会精英,但这颗好苗子最终不过成为了一个“普通”的老师。

这个“普通”的老师也很不“普通”:他没有办法成为学生的知心朋友,也没有成为“准备好了”的父亲,甚至,他都不想和病重的父亲和解。

而这一切的症结在于那本他珍藏的《年少日记》。

不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被导演骗了的观众:我一开始以为郑Sir就是日记的主人,电影来到一半,我才发现日记的主人早就不在了,而它的新主人一直背负着这沉重的“原罪”。

当父亲在病榻上“赎罪”后,他的“原罪”也开始慢慢消解——当他成为孤家寡人时,他才接纳了自己,也开始有能力接纳这个世界。

这本日记,是每一个孩子内心脆弱的证据,也是每一个家长自省的起点。

校对 | 张力卜
转载请注明版权 | 鉴片工场
我们只鉴赏有温度的电影
一部好电影,一定是刨去娱乐后,还能具备教育意义和社会责任。——@张力卜Seeing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